三败曼施坦因的苏联第一大将 没战死沙场却死在乌克兰人枪下

栏目:历史趣闻 编辑:好记网络仿九息娱乐网 时间:2018-07-05 15:58:56 阅读:

在苏德战争期间,朱可夫绝对是最耀眼的一颗将星。其实这是战后对朱可夫的过度神话造成的,除了朱可夫之外,苏联还有华西列夫斯基、马利诺夫斯基等诸多的名将,其中就包括一位坦克战高手,此人用兵奇速,出招凶悍,猛如雷霆,快似暴风,人送美誉“闪电将军”、“苏联第一大将”,若不是死得太早,被授予元帅仅仅是时间问题。朱可夫元帅他就是瓦杜丁。这个人厉害到什么程度呢?就连号称德国第一战略家的曼斯坦因元帅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。瓦杜丁还是二战同

在苏德战争期间,朱可夫绝对是最耀眼的一颗将星。其实这是战后对朱可夫的过度神话造成的,除了朱可夫之外,苏联还有华西列夫斯基、马利诺夫斯基等诸多的名将,其中就包括一位坦克战高手,此人用兵奇速,出招凶悍,猛如雷霆,快似暴风,人送美誉“闪电将军”、“苏联第一大将”,若不是死得太早,被授予元帅仅仅是时间问题。

朱可夫元帅

他就是瓦杜丁。这个人厉害到什么程度呢?就连号称德国第一战略家的曼斯坦因元帅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。瓦杜丁还是二战同盟国方面阵亡的最高军衔的将领之一(中国有张自忠上将、英国有菲利普斯海军上将、苏联方面除瓦杜丁之外,还有他的战友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大将),也是二战中死于狙击手枪下的军衔最高的军人。

瓦杜丁大将

在苏联前期,很多将领的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,骑兵出身的布琼尼元帅甚至连地图的都不懂。其实就连赫赫有名的朱可夫元帅也只是小学毕业而已,这样的情况在苏军内部还有很多。

与这些将领相比,瓦杜丁应该属于优胜者,按照现在的话来说,他应该是商贸学专科毕业。好歹是科班出身,本来瓦杜丁应该会成为一名合格的经纪人。但十月革命等一系列的政治事件先后发生,瓦杜丁被迫退学。

在各国联军夹击苏俄期间,瓦杜丁加入了苏俄红军。由于学历比较高,他一参军就是干部。随后一直在机关从事参谋的工作,在机关有很多军事书籍,那些大老粗们自然不会去翻阅。这给了瓦杜丁阅读的机会,瓦杜丁的军事天赋不错,他在不长的时间里融汇了苏沃洛夫的战法特点。

而且他的字写得相当漂亮,“一手罕见的优美而整齐的书法”是朱可夫对他的评价,战时很多重要的命令、指令和报告都是他亲手所写,绝对堪称俄文中的精品。

在国内建设时期,瓦杜丁的参谋工作一直干了十几年,从参谋到参谋长。最后一口气出任苏军副总参谋长,他再也升不上去了,因为总参谋长是朱可夫。1941年6月22日,希特勒出动了550万大军兵分三路进攻苏联。

南路的主攻方向是苏联的经济、资源中心基辅,中路主攻苏联的政治中心莫斯科,而北路主攻苏联意识形态的象征列宁格勒。由于错误的国防策略,苏联军队还处于二级战备状态,在德军的猛烈打击下,苏军节节败退。

截止1941年年底,苏联已经损失了400万军队,德军深入苏联境内600公里以上。为了力挽狂澜,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几乎把中央所有能打仗的将军都派往了前线。瓦杜丁临危受命被任命为西北方面军参谋长,说是参谋长,由于司令空缺,也就是他说的算。

瓦杜丁抓住了这个展示自己指挥才能的机会,面对德军几乎无敌的凶猛攻势,他抓紧整顿军备、重振士气,亲自率军在莫斯科与列宁格勒之间的诺夫哥罗德与德军拼命,此战对保卫列宁格勒起到了重要作用,不过德军毕竟强悍,瓦杜丁手里的苏军也挺惨,挂掉甚多。顺便说一下,此战瓦杜丁的对手便是纳粹德国三大名将之一的曼斯坦因元帅,这是两位顶级高手的第一次过招。

列宁格勒保卫战期间的苏军士兵

当西北方面的战事刚刚有所缓解时,斯大林又把瓦杜丁调往了西南地区。这回他的职位是西南方面军司令,他终于熬到了正位。然而此时他所面临的形势同样不容乐观,因为德军正在猛攻斯大林格勒。虽然在统筹上有朱可夫负责,但局部战场的负责人是瓦杜丁。

在苏军进入反攻状态以后,瓦杜丁指挥自己的军队快速推进,先后击败了三路救援的德军,直插德军保卢斯集团的背后。保卢斯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,率领33万德军向苏联方面投降。

而在三路援军之中,就有曼施坦因率领的顿河集团军群,瓦杜丁与沃罗涅日方面军搞了一次“小土星”战役,再次让曼帅吃了一次哑巴亏。此战后不久,年仅42岁的瓦杜丁就被斯大林晋升为大将。

在很多人看来,瓦杜丁升为元帅仅仅是时间问题,但是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。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,苏军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,苏军开始进行局部的反击。不过德军的实力还很强,双方难免再进行一轮厮杀。

1943年,德军在库尔斯克一带又发动了攻势,一场史无前例的坦克大决战就此拉开序幕,而双方的直接指挥官又是瓦杜丁与曼施坦因。在普罗霍夫卡地区,德苏两军开始血拼坦克,总体上看,德军各型战车质量占优,而苏军数量占优势,瓦杜丁与曼施坦因这两位一代名将都是卯足了劲地死顶硬战。

最终结果是瓦杜丁再次获得了胜利,曼帅又一次被这位小他14岁的对手给挫败了。此战之后,和曼斯坦因、隆美尔并称为纳粹德国三大名将的坦克达人古德里安将军沮丧地说:“我们遭到了决定性的失败……从现在起,战争的主动权毫无疑问的已经掌握在敌人的手里。”

而瓦杜丁则在库尔斯克会战后率领130万大军乘胜前进,强渡第聂伯河成功,在苏俄十月革命26周年前夕解放了乌克兰首府基辅。这也是瓦杜丁一生中指挥的最后一场战役,随后他一直在积极准备发动下一场战役。1944年2月29日,瓦杜丁乘车视察部队。不料在途中遭遇了土匪的袭击(一说是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),瓦杜丁中弹负伤。

随后,部下将他紧急送往后方医院。瓦杜丁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,最后还是因为伤势过重而去世,死时年仅43岁。如果不出这次意外,斯大林肯定会晋升其为元帅,他应该是死的最窝囊的苏联名将了。

强渡第聂伯河

瓦杜丁(左二)与基层官兵在坦克前合影

值得一提的是,瓦杜丁的两个兄弟也在这年的2月和3月间相继阵亡,可怜他们的妈妈在短短两个月里相继送走了三个儿子,真可谓是一门忠烈。

瓦杜丁大将被安葬在被他解放的基辅,基辅军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,莫斯科鸣放礼炮二十响以示哀悼,当时身为乌克兰党委第一书记的赫鲁晓夫亲自为他抬棺。1948年,基辅树立起了瓦杜丁纪念碑。1965年,瓦杜丁被追授为“苏联英雄”。

相关文章
畅言一下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